报告文学|他迷恋这样一片“风景”

  巍峨泰山玉皇顶东南摩崖上刻着四个字——“昂头天外”,让人心生天高地阔,吐纳风云之叹。

  在泰山脚下长大的王光忠,每每从这四个字里汲取能量。只上了七年学的他,始终迷恋着这样一片“风景”:温馨校园里有开心的笑脸、开怀的笑声,有健康向上的身姿,有矫健的步履,有自尊、自信、帅气、阳光……

  王光忠从1994年开始担任新泰市周家村党支部书记时就投资办教育,后来成了福田社区党委书记更是挂心教育。让他欣慰的是,二十多年来,1200人的社区,走出了400多个大学生。正当干得风生水起时,他主动辞去社区书记职务,担任社区投资的福田教育集团党委书记、董事长,秉承“做良心教育,办放心学校”的教育理念,确立了“创建全国一流名校”的办学目标。

  “站到孩子堆里,找不到我。我一米六二,他们都一米六三四。俺这里的孩子普遍比同龄人高三四厘米。”王光忠自豪地说。

  孩子们早餐的稀饭,是骨头汤做的,厨师早晨三点钟开始熬汤,熬三个小时,熬到找不到肉,然后放上菜叶,加米面。“早晨这顿饭,要吃好,长身高。”这个福田教育的“大家长”,说的都是家常话,却句句有味道。

  猪价飞涨的那段时间,可把周家伟愁坏了。他天天往外边跑,宁肯多花些钱,也不能买一些缺斤少两的次品。

  每天凌晨四五点钟,周家伟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菜市场买菜,雷打不动。选好新鲜的菜,盯着师傅装上货,等回来卸货时,他还要再查验一番。双保险把严了,周家伟才算完。“不管买什么食材,都要亲自验货。要好的不要便宜的,要有营业执照、有检验报告的,最放心。”

  夏末秋初,一场大雨浇灭了所有暑气。我们在静悄悄的校园里漫步,“咯咯哒”的鸡叫声,此起彼伏,从操场北侧传来。

  这里有两个鸡窝棚,鸡是常满的,等到第一个鸡窝棚里的鸡吃完了,周家伟就赶紧到山上的养鸡场去采购。新买的草鸡,不急着送进食堂,而是等上两个月,这两个月里,每顿喂上玉米花生饼,等鸡身体里的激素、毒素基本消除后,才能进入后厨。

  “人家把孩子送到这儿来,不说别的,吃得放心吗?我们进的油都是品牌油,面粉都比普通面粉厂进的一斤要多四分钱。每一个菜叶,我们都留样。”王光忠一字一顿,说得恳切。

  每周开一次小会,已成了食堂86名员工的惯例。例会核心主题永远都是食品卫生,每当这时,周家伟就会不厌其烦地提醒,指甲是不是该剪了,头发有没有严严实实地藏进帽子里。隐患在细处,在小处,在暗处。

  为让学生们吃好三顿饭,食堂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向他们发放调查问卷,征集学生最爱吃的菜,食谱会提前一周公布出来,

  左智文今年中考以优异成绩考入新泰一中。他最开心的事,就是看到食谱中出现自己最爱的大鸡腿。在福田四年的时光里,食堂的肉、菜和汤,某种程度上也成了他的一种“小期待”。

  每天他都骑着电动车或开车,早上五点就来学校,从幼儿园到小学再到初中,先绕一圈。看看水龙头,看看草坪,看看门把手,校园里的每一点细微变化,都逃不过他的眼睛。晚上,等到住宿的同学都休息了,他才离开。

  一年365天,他多数时间都耗在这里。像校园里一排树中的一棵,他把自己“栽”到了这里,把根“扎”到了校园里的角角落落。

  褚士爱是学生公寓的管理员,原来在新泰电缆厂做后勤管理。王光忠专门把她聘过来,“这跟进食材选周家伟一样,都是最不能马虎的岗位。”

  学生公寓里都安装着空调,五张叠摞床,床都是红榉木的。王光忠摸着床板,看着叠得整齐的被子,说,这干干净净的一切,让他想起了自己年轻时的军营:“从小培养好习惯,一生受用。”

  我们在公寓里参观。王光忠晃了晃一个叠摞床的上床梯子,对褚士爱说:“螺丝松了,得紧一紧。”褚士爱赶紧记下了。

  王光忠是个“老烟筒”,过去每天得三包烟。福田实验小学万宏校长回忆,还在社区的时候,没有一次见他的时候他不在抽烟。但是来了教育集团之后,说戒就戒了。

  “你说要是家长来学校,看到地上有烟头,他们不得想,这是老师抽的还是学生抽的?”王光忠说。

  从,到建筑工头,后来成为社区党委书记,眼前这片占地近300亩的校园是他现在的精神归宿。

  从一片荒芜,变成如今林立的现代化教学楼,从最初的新泰市福田学校,衍生出福田实验学校、福田实验小学和锦绣福田幼儿园。这北靠金斗山,东临青云山,西望莲花山的地方,正是王光忠日日渴慕的“风景”之所在。

  把心血倾注在这片土地上的王光忠,创办教育集团,实现从学前教育到中学教育在社区的全覆盖,这一善举,让他成为全国新农村建设典型人物,山东省劳动模范,山东省富民兴鲁劳动奖章获得者、省人大代表,登上了2018年12月的“中国好人榜”。

  走在福田校园里,稍微留意一下每层楼的角落,每条走廊的两侧,都能看到惊喜。李大钊、方志敏、刘胡兰、董存瑞、黄继光、王二小、王璞、雨来、张嘎、海娃、“小萝卜头”等英雄画像和事迹,巧妙地设置在合适的地方,自然而又顺眼。

  在这所寄宿制学校园区里,下了晚课,睡觉之前的这段时间,学生们都可轻松地观看一部红色电影。

  “六一”前夕,他们精心编排选送《唱支山歌给党听》《女红军的故事》《花开新时代》等优秀节目,参加山东电视台“六一”联欢晚会录制拍摄。

  今年为纪念建党100周年,学校特意邀请全国著名艺术家、国家一级演员孙淑香、钱志刚等到校,与学生联欢,让孩子们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。

  “红色教育是一种很好的教育资源,这个宝贵资源已经揉进了福田教育的底色中。”新泰市教体局教科研中心主任陈绪伟说。

  回想五十多年前自己上小学的经历,王光忠总是唏嘘不已:“教室是土屋子,透风撒气,冬天都冻得伸不出手,课桌的桌子‘腿’都是用坟砖垒的,桌面都是棺材板子。”

  二十世纪七八十年代,地处新泰市城区边缘的周家庄村,低矮、破旧的土坯房里冒出的炊烟,速写着苦涩的日月。

  “老的喂个鸡,请媒人给儿子找媳妇。”王光忠给我们翻译这句话的意思,“过去家里穷,父母要养个鸡,请媒人吃,自己不舍得吃呀,为的是让媒人给儿子找个媳妇。这就是当年的真实状况。”

  王光忠在家排行老大,有三个弟弟、一个妹妹。日子紧巴,他只念了七年书,一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踏进大学门。

  周家庄过去没有一所像样的学校,村里很难找到几个识字的人。直到1973年,才建起了一所较为正规的小学,但由于村民对教育不重视,入学率一直很低。到1999年合班并校,学校被合并到了骆家庄联小,孩子上学更不方便了,有的干脆早早辍学,帮大人打工挣钱。

  到部队这个“大熔炉”里炼了4年,这是王光忠的幸运。他喜欢军营,喜欢军乐,至今爱在校园里播放阅兵曲,就是从小训练孩子“团结紧张、严肃活泼”的劲儿。

  当年在部队,老王靠着自学,掌握了一些技术,获得过“二级技术能手”称号,还6次受到嘉奖。但王光忠心里头清楚,要取得同样的成绩,自己比别人付出的更多。

  1984年,王光忠退伍回到老家。他从一个建筑工程的打工仔做起,几年后,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建筑施工队。

  村里人羡慕之余,也对这个小伙子刮目相看。可正当事业开始红火时,他突然在村委换届时站了出来,那是在1993年年初。家里人都很不理解,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,去费那个心力干什么?

  他们不知道,回村的这几年,王光忠心里常想着一件事,自己是通过打拼逐渐挣着钱了,可村里人大多还是过着一贫如洗的生活。这成了他的心结,不管怎么说要大家伙儿一块富才行。他当着老少爷们的面,说出了自己朴素的愿望,不负众望以高票当选为村委副主任,一年后,当上了村党支部书记。

  带领大家伙儿致富办企业,不到十年的光景,村里的经济实力一下子跃居街道办事处前列。

  2004年6月,周家庄村正式更名为福田社区,王光忠也成了社区党委书记。王光忠选定以“福田”命名社区,就是要把这里建成幸福田园。福田带钢厂、电线电缆厂、福田顺达运输公司、福田建筑材料公司、福田铝合金加工厂等一批项目拔地而起。日子越过越红火。

  但与方方面面的人打交道多了,王光忠发现了一件事。福田人在外面工作的太少了,很难遇到家乡的“熟人”。读书的人少,“考”出去的人就少了。

  2002年,村里经济稍有起色时,王光忠决定建村里的第一所学校。可学校建在哪里?一时没有合适的场地,他把目光投向了村里的两层办公楼。

  把办公楼拆了,改建成4层的高标准教学楼,能容纳20个教学班、学生600余人。当年秋天,不仅福田的孩子全部回到社区就读,骆家庄联小也并入该校,周家庄小学被正式命名为新泰福田学校。

  2004年,经上级验收认证,新泰福田学校一举成为山东省规范化学校。周边的西关小学、城北联小也陆续合并至新泰福田学校。随着学生人数增多,原有校舍已无法满足正常的教学需要。

  时隔几年,相似的剧情再次上演。刚刚建成的社区办公楼恰在新校址的规划区内,拆!4000多平方米的办公楼倒下了,2012年,崭新的福田幼儿园、福田小学投入使用。

  2014年,在岗位上奋斗了二十多年的王光忠主动辞职,把社区班子交给更年轻的人。退下去之后,他想集中精力办学校。他理解的教育应该具有普惠性、公益性、公正性、长期性,如春雨润花、清渠溉稻。

  2015年秋天,社区里的老党员周英俊正在办公室里编写《福田社区志》,王光忠过来找他聊天。聊着聊着,他指着新泰福田学校东边的一片空地,对周英俊说:“我还想着,把咱们村里的教育更进一步。”

  社区的孩子小学毕业后只能到市里几所中学去读初中,初中学校班额过大,孩子往返也不方便。光有幼儿园和小学还不够,要建中学,打造福田教育集团,在家门口就能享受高质量,全覆盖式的教育。

  王光忠指给周英俊看的80多亩土地,本来用于规划建设高层商住楼,预估建成后将增加集体收入近2亿元。但王光忠跟社区党委协调,决定就用它来作为新建福田中学用地。

  说干就干。10月份,施工队就开始清理地基了,第二年8月完工。看着拔地而起的三万三千平方米的教学楼,周英俊打心眼里佩服这个后生。

  学校建好了,可校长和老师从哪里来,周英俊想想就觉得“忒愁人了”。王光忠也犯愁,“我能当好‘后勤部长’,可我当不了校长。我建好了‘庙’,还得请来‘神’,还得有会念经的和尚。”

  1989年,还不到30岁的王悦升开始担任新泰市市中办事处第一初中的校长。当时第一初中在同类学校中倒数,王悦升用一年时间,把这所学校领进了第一方阵。1998年,王悦升被破格提拔到市直学校——新泰市第一实验小学担任校长,当时这所学校也是个烂摊子,他又用一年时间,让学校脱胎换骨,成为新泰名校。2009年,王悦升又被任命为新泰市实验中学校长。哪个校长岗位都干得有声有色,他成了全国骨干校长、首届泰山十佳名校长。

  2013年9月,53岁的王悦升按规定离岗。长期超负荷的工作,让他就像一只绷紧了弦的陀螺,想停都停不下来,此时的王悦升心情突然一下子放松下来。他甚至想好了退休后的安排:锻炼锻炼身体,读读家里的藏书,练练书法,陪陪家人……

  就是在这个秋天,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,王悦升接到王光忠的邀请,请他到福田学校来。

  王悦升和王光忠算是老相识,他很早就知道王光忠是痴迷教育的社区书记。但真正接触,才发现比他小一岁的王光忠,不仅仅是痴迷,而是有着更透彻的感悟。

  新泰是杞国故里,有人口140多万,王光忠跟王悦升提起了“杞人忧天”的典故:“都说我们的老祖宗杞人是‘庸人自扰’,为一些不切实际的事情而担忧。可我觉得常担忧,也有好的一面。甭说别的,你想想,如果我们的孩子们不能好好读书,将来会是什么样子?你担不担忧?”

  王光忠起身打开窗子,窗外正是刚刚建起的教育园区:“这片地,要盖上商品楼,肯定能赚一笔大钱。可钱花了,就没了;建成学校,也许社区无钱可挣,可我觉得值!要建咱就建全国一流学校!”

  听到“全国一流”,王悦升心里有些振奋,自己从事教育这么多年,怎能不为这番话感动?王悦升终于明白了王光忠的良苦用心,一口答应了下来。

  王光忠当过兵,兵贵啥?神速!他放手让王悦升校长率领优秀管理团队,用两年时间从全国重点师范院校引进200名优秀人才充实教师队伍。每年王光忠都带队去山师大、曲师大、聊大等高校招聘优秀毕业生。

  一句话,王光忠和王悦升,都迷恋心中的那片“风景”:办放心教育,埋头打造育人高地。

  七年级语文老师曹淑军,在2016年福田教育集团新建时,被选派到福田实验初中。此前,他已经在一所乡镇中学待了26年,要不要转换赛道,确实经历了一番思想斗争。

  乍听到“创建全国一流名校”的口号时,曹淑军有些意外,甚至不敢相信,一个小县城里的学校,竟然要冲击全国一流?

  头一批招生,意料之中碰到了困难。一所新学校,没有任何成绩来证明,就像一张白纸,凭什么说话?福田当时索性不设任何入学门槛,只要报了名,都要。结果,第一届只招了108名学生,入学测验时,有的学生数学成绩甚至是个位数。

  曹淑军回忆,王光忠当时态度很坚定,就算只招来一个,也要把学生教好,不管怎样,先把自己的实力证明出来。结果,一年之后,平均分马上提到了一百多分,高得让人不可思议。以前的同学、同事听说了都跑来问他,这成绩是真是假。

  虽然成绩高是喜闻乐见的事,但一些学生家长心里却没底了。家长刘君就有些打鼓,毕竟头一年是学校自己阅卷,成绩里有没有掺杂水分呢?

  结果,第二年,统一阅卷后,成绩就切切实实地打出来了。今年刚毕业的一届学生,237人全部升入了高中,全市前300名里,福田学校毕业的,占到了28人。这对于一所建校不久的学校来讲,不能不算是一个奇迹。

  王悦升说,在新泰福田学校,我们要的是全面发展的成绩。初中升高中只考语文、数学、英语,但我们要求全面学,语、数、英是“强化”,(物)理、化(学)、政(治)是“硬化”,音、体、美、卫等课程是“量化”,每门课都不放松。这样学生的潜力大,后劲儿足,未来选择余地也大。

  王光忠有个执拗的想法,老师、家长要和孩子们一起成长,进了福田,素质就要提高一截儿,言谈举止,就要不一样。

  有一次,一个学生盘子里剩了咬了一口的鸡蛋、半块馒头,正要去扔。王悦升校长看到了,叫住他:“哎,别扔。”说完拿过剩鸡蛋和馒头,吃了。

  “谁最干净,孩子啊!吃你们的剩饭不脏。”王悦升替孩子抹去眼泪,行胜于言地讲了一个道理:“粒粒皆辛苦。”

  学校举行升旗仪式讲话,从前是校长讲了副校长讲,然后老师讲,王悦升更多地是让学生讲。升旗仪式后,还要一起背诵经典,老师、学生,有时还有家长比赛着背。“《道德经》81章,我和第一届学生一起能背到50多章。”王悦升笑着说。

  有道是,天下的河流千万条,最好的河流是交流。对学生如此,对老师更是这样。不管从教多少年,成长的步子不能停下来。

  学校会隔三岔五地组织老师去北京十一学校、深圳南山外国语集团等名校交流、学习经验,让老师们看看外面的世界。一些教育名家也会不定时地进校园,作报告。小学语文老师韩明方说,听了专家讲《铺满金色巴掌的水泥道》示范课,茅塞顿开,醍醐灌顶。

  从教年龄更久的曹淑军也有同样的感触,教了20多年书,他感受到深深的职业倦怠。来福田的那年是45岁,本以为事业快到尽头,没想到过来之后劲头儿好像更足。“王书记、王校长都60多岁了,你看他们还坚持在岗位上,这也是一种无形的力量,自己正当壮年凭什么倦怠呢?”曹淑军说。

  王光忠说:“不能让孩子学习学‘恶英’了。”有些孩子刚入校,有厌学心理,按他的看法,就是让家长和老师们逼得学“恶英”了。这是妨碍学习的症结所在。

  作业要适量,在两节晚自习的时间里能完成,学生绝不带着一点儿作业出教室。宿舍里不设桌椅,进来就是睡觉的,足足保证九个半小时左右的睡眠时间。

  学会放松是学生们的一门必修课。学校会根据学生兴趣,不定时组织书法、美术、音乐竞赛等。老绷着一根埋头学的弦,这可不行。还有,绝不挤占音、体、美等课,这些课程,还有一个大功能就是让孩子们“放松”和“学会放松”。

  老师也得放松。少开会,开短会,不随随便便地让老师加班加点,给老师留出完整的休息时间、孝敬老人的时间、关心家庭的时间。王悦升说:“老师走出校门,骑上摩托车的那一刻起,就把学校的事儿忘干净。”

  学生和老师都放松了,家长的担子也就轻下来了。学习任务在学校已经抓好了,敦促孩子做作业的额外负担就没了,亲子关系也更融洽了。

  “学习也好,工作也好,不是时间泡的,只有充分地休息,放松了,才出效率。磨刀不误砍柴工。”王光忠说。

  看着鼓乐、舞蹈、武术、跆拳道表演,六一前夕,前来福田教育调研的新泰市委书记刘钦海很是感慨,立德树人,全面发展就应该从点滴抓起,埋头学,还得开心学。

  家长赵敏刚把女儿送到福田时,压根儿没想到女儿能取得现在的成绩。自己平时工作繁忙,抽不出时间来照料,这所新泰市内唯一允许半寄宿的学校,就成了不二之选。

  每次放学回家,女儿天天念叨着昨天学的太极,今天学的长笛、手风琴,明天要学的排球。赵敏也担心,这么多课外活动,会不会影响学习成绩?

  四年下来,孩子竟然培养起了不少兴趣爱好。更让赵敏惊喜的是,女儿的文化成绩也一步步往上蹿,去年初中毕业后,进入了新泰最好的高中就读。

  像是破了茧壳,完成了一场华丽的蜕变,家长赵敏数次想起来都会感谢自己当时的选择。

  最不可思议的一件事就是,王光忠担任教育集团董事长,却不在这里领一分钱工资,还自掏腰包为全体教师定制了四季正装。

  董祥美是四年级的语文老师,今年五月份的时候,检查出来身体不太好。她说,那是一个周末,她去北京做复检,王光忠不知怎么听说了这件事,马上打电话给她,说“小董,你看是需要钱,需要人,还是需要车?有需要帮忙的都吱一声”。

  考虑再三后,她选择了保守治疗,七月份住进了医院。王光忠听说了,又特意叮嘱,有事就说,咱有什么能帮上忙的一定帮。过后马上派了学校领导去探望。

  “我出院回家后,王书记特意带上礼品、鲜花和慰问金到家里去。咱作为一名普通老师,能让人家惦记着,这能不感动吗?”董祥美说着,擦了擦眼泪。

  2019年暑假,韩明方老师刚生完二胎,离产假休完还有半个多月时,就提前来学校报到。在校长办公室里,正说着话,王光忠推门进来了,见了她第一句话就是:“这么快就来上班了。”

  韩明方心里很惊讶,因为生产完胖了一圈,班上的学生都差点认不出自己来,没想到王书记还记着自己的情况。

  这位管着柴米油盐酱醋茶的“大家长”默默关心着福田所有人的成长,让福田真正变成了他们的家。

  疫情期间,家长不能进园区,只能把孩子送到东路口,但离教室还有400米。集团专门买了观光车,还给它起了个名字,叫“宝宝巴士”。“事儿很小,但是很暖孩子的心,更暖家长的心。”锦绣福田幼儿园园长靳余丽说。

  第一届学生去会考的时候,王光忠站在学校门口送他们,看着孩子们的背影,心里五味杂陈。“我那心啊,酸溜溜的,就像嫁闺女。六十岁了,眼窝咋这么浅?满心里祈愿孩子们,开开心心,像撑杆儿跳,铆足了劲儿,腾空一跃。”

  我们采访了今年以优异成绩考入新泰一中的学生常宽的妈妈刘君。刘君说,常宽选择了福田,他有个要好同学成绩比他好,人家选择了另一所学校,每周末还要上校外辅导班。可常宽没有校外辅导。这次中考,他的同学考得很不理想。“我不经意地听到这俩孩子聊天,他们在聊学校老师的区别,常宽说到自己老师的故事,如数家珍……”

  学校就应该是告别时还留恋的地方,而不是讨厌的地方,伤心的地方;留下的记忆应该是温暖的、美好的。

  王光忠说,所有这一切都离不开各级领导特别是新泰市委、市政府的支持,他迷恋的那片“风景”,还应该更好一些。目前正在筹建一个投资两亿元的高档音乐厅,还有艺术训练场地,邀请国内顶尖级的艺术人才加盟。到时,福田教育集团的孩子们,还有新泰市的孩子都能在这里每周免费看上5D电影。他沉迷的这片风景里不能没有旋律啊!

  为了这片“风景”,所有的委屈,所有的困难,所有的辛酸,他都可以扛;所有的误会,所有的误解,所有的寂寞和烦琐,他都可以承受。他不是教育家,但是他的理念已经跟著名教育家陶行知的理念吻合:“捧着一颗心来,不带半根草去。”

留下评论